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VR

中美移动医疗六大不同点

VR
来源: 作者: 2019-04-09 12:32:31

在互联网领域,中美两国可谓齐头并进。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互联网公司,中国占据4席,美国占据6席。而在移动医疗/数字医疗领域,中美差距却比较大。比如,在美国,该领域的上市公司不下十家(比如Athena Health、Epocrates、Castlight),中国尚无一家。我们今天就来看看,在这个领域,中美两国有哪些重要的不同呢?

用户方面:中-患者为主 VS美-患者、医生、医院三分天下

在用户方面,中国大多数移动医疗企业把患者或健康人当作业务的中心;而在美国,为患者、医生和医院3方服务的企业却是三分天下。中国医疗的主要瓶颈是患者很难取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,所以试图通过互联网打通这个“途径”的公司不少。而在美国,患者获得医生的服务不难,最主要的问题是费用高昂、效率低下。而对美国的医生和医院来说,如何提高效率、减少浪费、提升医疗质量,是刚需,因此,为之服务的企业很多。

医疗系统发展:中-注重提供就诊途径 VS 美-重视医疗质量提升

在中国,移动医疗企业都爱采取“平台模式”,即搭建一个平台,构建患者、医生、医院之间沟通的桥梁,成为医生-患者或医院-患者之间的“嘀嘀打车”,解决患者信息不对称和就医难问题。

而美国则更多地运用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提升医疗服务的质量。比如,2014年全美融资额最高的几家医疗互联网企业,NantHealth(1.35 亿美元)、Flatiron Health(1.3 亿美元)、Alignment HealthCare(1.25 亿美元),都有这个特点。

总的看来,中美还处在医疗系统发展的不同阶段:中国更注重于提供就医途径,而美国则注重于提升医疗质量和控制成本。

医疗服务的价值链:中-“桌下规则” VS 美-流程透明

医疗服务的价值链在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很长。价值链的上中下游有没有良好的整合和互动,是移动医疗商业模式能否实现的关键。

在中国,医疗服务的价值链触及的成员很分散,很多价值传递还在“桌子下面”,缺少良好的信息交互的途径。而美国则已经基本实现了端到端的整合。例如云端电子病历服务商Practice Fusion,提供了从医生转诊、在线诊断报告查看到开具处方的整合。探求背后缘由,美国医疗服务部门的私有化程度高,进入的政策门槛较低,因而第三方的服务提供商得以蓬勃发展;而中国医疗体系归政府所有,较为分散,所以整合起来存在很大困难。不过,这些差别也成为中国医疗服务和移动医疗创业的机会。

技术方面:中-技术移植 VS 美-技术革新

在技术方面,中国创业企业大多运用现有成熟技术,从其它垂直领域移植到医疗行业。而美国企业则比较多致力于实现技术方面的真正革新。比如,前文提到的Nant Health,在如何整合各种不同类型的医疗数据(例如电子病历、基因组数据、临床试验),如何实时分析这些数据并提供反馈,以及在移动装备上高速传输大数据量数据,都有不少技术突破。而在这个领域的创新方面,中国的移动医疗企业,还有较长的路要走。

商业模式:中-患者支付 VS 美-多方支付

跟中美医疗体系价值链有关,中国移动医疗企业仿佛还没有找到一种成熟可规模化的商业模式。很多企业尝试患者直接付费的方式,但患者的支付意愿和能力还有待验证,医药企业的E-marketing模式也有天花板。而在美国,保险公司、医药企业、医院和医生诊所都是支付者,患者个人付费的情况反倒很少见。

保护隐私方面:中-安全隐患 VS 美-隐私保护

在美国,保护医疗数据安全和患者隐私是移动医疗企业的一个基本要求。很多创业企业都会依照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(HIPAA)的要求来做。比如,在公司设立首席合规官,员工进行HIPAA培训,隐私信息加密等操作。中国因为该领域的法律法规不完善,企业对这方面的重视程度普遍不足。

由于基本国情、社会制度、用户习惯、价值链等因素的差异,中美移动医疗的发展阶段还存在较大的不同。盲目照搬美国移动医疗的产品及服务,在中国极可能由于“水土不服”。现有的很多移动医疗的产品都把目标客户定位于患者,努力搭桥。而笔者认为,在中国,如果不解决高质量医生数量少、相对效能低的问题,无论蛋糕怎样切,还是会不够。在医患供需严重不匹配的市场,医生用户才才是移动医疗业务最重要的资源和价值来源。切入医生这1细分市场,为医生提供移动互联网解决方案,帮助他们在对患者的医疗服务和其他日常工作中提高效率、改善质量、增加产出,能更加有效地提升服务供给,进而服务更多的患者。

白癜风激光治疗多久能好
睾丸扭转的治疗要多少钱呢
铁岭最好的整形美容医院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