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数码

龙门口碑不如前宁财神不可能伺候全部人

数码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9 12:54:36

宝宝晚上咳嗽白天不咳嗽怎么回事
宝宝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
宝宝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

[导读]看着名编剧名导演纷纷“中箭落马”,我们不禁问:难道把观众逗乐真的难吗?对此,本报采访了宁财神及资深剧评人李星文,试图求解个中原因。

《龙门镖局》()四台连播分流了收视率

当年的《武林外传》( )带给观众无数欢笑

成为一代人的记忆

《新部的故事》也一开播就压力山大

担任编剧和监制的喜剧《龙门镖局》前晚大结局。该剧号称“豪华巨制”,光来打酱油的一线明星就有二三十个,但收视率从开播到现在却很惨淡。回顾今年的几部喜剧型电视剧,无不遭遇同样尴尬,如令友感叹“郑晓龙晚节不保”。看着名编剧名导演纷纷“中箭落马”,我们不禁问:难道把观众逗乐真的难吗?对此,本报采访了宁财神及资深剧评人李星文,试图求解个中原因。

撰文: 曾俊

吐槽如潮 宁财神淡定接招

实际上,《龙门镖局》的收视一直徘徊在0.5%左右。友指出,段子堆砌、说教太多、大牌客串影响主线等诸多导致收视率低下的“罪状”。对此,宁财神一一接招。

广州:收视你满意吗?

宁财神:我觉得还不错,毕竟四台联播还能保证在10名以内,人家都是大牌独播,还想怎么样?比我预想的要好。而且目前开机率低,光看数字难看,但名次OK。现实的压力都来自于过高期待,我经历过《武林外传》,所以今天的遭遇以前全经历过,这种心理落差在我身上不存在。

广州:接下来要从什么地方改进?

宁财神:这次主要是用了弹幕(一种新技术,屏幕上有字飞来飞去,观众的吐槽都能显示),最多时有23万条,数据量比较大,我就据此重新调整和修改。有人觉得说教多,那我就想办法把节奏加快。但具有动漫和游戏感的部分是我的趣味,观众不能接受,我也不能妥协。赚钱我有很多其他方式,每天这么费心把你们逗乐就是为了说点什么。很多人觉得电视剧就是娱乐,讲道理算什么东西?但如果观众连这个都不认同的话,那我就会对这部分人打一个问号。

广州:你也认同友指的“说教太多”?

宁财神:有人不怎么玩络,看不懂那些典故,就会看剧情和说教,各取所需。我的说教都是常识,一轮播下来会对社会有益。我可以改进说话的方式,但不能停止表达。

广州:有人认为表演不太好,尤其是()的角色。

宁财神:大家一上来就把她和比不公平,有的人觉得她很野蛮、粗鲁,普通话也说不顺,但我对她很满意。我们每一集拍出来50到70分钟,播出时删掉了很多,比如秋月和三金、糊糊之间的戏,我把她这些出彩的感情戏份都剪掉了,不然的话,她这个角色的形象会更丰满,所以她被批评了,在我。

广州:你对观众的口味有什么认识?

宁财神:老实话我对真正的所谓大众不屑,真正欣赏的是和我差不多口味的人 关心共同的话题,受过相当的高等教育,收入不太低,有正义感和社会感,喜欢看美剧和动画片,思维相对开放但也有保守的一面,我只需要打动他们就行了,其他层面的人不是我最初的受众。我也不相信有人能伺候好全部人。

广州:有的人觉得《龙门镖局》里的段子有点碎片化,连不起来。你如何看待段子的量和频率问题?

宁财神:我本想,自己作为媒体工作者,拍个剧就想告诉大家更多的常识。至于笑点,我不强求,但后来大家还是希望我成为一个讲段子的高手。说到底,这是我的定位和努力方向的问题。但续集我不想跟大家叫板的话,片子会做成你们想看到的那个样子,做出符合这个时代口味的喜剧,这就能把你们逗乐,这个其实很简单。

广州:你是否感觉到要逗笑观众越来越难?

宁财神:还好吧,只是现在大家的口味都比较重,络是重机枪,能聊的话题特别宽,你是一个五连发,真的不公平。

广州:前两天络上一篇文章()说《龙门镖局》赚得特别多,投资4000~6000万元,回报率甚至高达325%,是真的吗?

宁财神:乱算的吧,给电视台的费用得问发行方。广告植入是因为当时盖“镖局”场景超支,投资方要缩减制作费,我就说给我一周时间,能找几家商家是几家,所以到最后能拿到的现金不多。项目是否赚钱不是我的事,但我更在意一个作品是否有长久的生命力。

剧评人:

宁财神积攒还不够

资深剧评人李星文谈到《龙门镖局》收视率不太高的“尴尬”,说:“大背景就是今年四星联播的剧都很少能破1,被分流之后一般排在5名开外,前4名都是以独播剧为主。”而剧集的质量,他也认为:“确实没有达到期望值,之前的宣传把大家胃口吊高了,并且宁财神老希望‘剧以载道’,想表达和倾诉,这自然就缩小了受众面。”

李星文直言:“《武林外传》是宁财神前面30年的积累,但是《龙门镖局》隔开的时间不过8年,积攒的东西有差距。”同时,他也坦言观众也没以前那么好糊弄了,“现在把观众逗乐确实越来越难。”

细看温情大结局

预示续集继续来

前晚,《龙门镖局》大结局。剧中,当家陆三金被劝离镖局,其他成员灰心地散伙回家了,唯独恭叔留守镖局。但在路上,陆三金忽然回心转意折返,还和秋月中途相遇,三人也向观众约定“明年再见”。许多该剧的“死忠粉”都表示这样的结局很温馨:“最后看到当家的骑马归来、搭讪秋月一幕感动得泪奔,感谢宁财神创造了一个有情有义、有笑有泪的江湖。”

众主创也在微博“话别”,陆三金的扮演者郭京飞说:“这回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处,希望下回可以弥补。”恭叔的扮演者杨皓宇称:“感谢宽容我们的朋友,因为你,我们更有信心;感谢苛求我们的朋友,因为你,我们必然进步。”遭受吐槽最多的白敬祺表示:“他是鲜活的人,不是完美的神。讨厌我的,接受改正。用脏话骂我的,续集我还这么演。”而宁财神也随后安慰称:“角色被讨厌是我的问题,你演得很好,唯一的罪过是不够帅。”

而观众也对第二部提出了一些要求,有人说:“希望恭叔能换个发型,也能请来小白和小吕的双方父母再次出现,还有闫妮。”据悉,续集将会请来更多大牌客串。

湖南首次给大学生村官设实习期通过考察才能签合同
北京青年教师建言“十三五” 希望设智能垃圾桶
4留守儿童服毒自杀 母亲被拐父亲出外打工生活凄惨

相关推荐